【财联社】(记者刘雪)非常规油气异军突起、新能源技术加速迭代,面对全球能源市场的大变革,中国科学院院士、石油天然气地质学家邹才能22日在上海能源创新论坛上分享了对世界能源发展局势的研判,并对我国能源转型发展提出针对性建议。

  全球能源市场大变革中,未来各种能源将扮演何种角色?这是关乎当下各个国家能源战略制定以及各类能源产业投资布局的基础性话题。

  “全球化石资源储量丰富,可支持全球开采近百年以上,但能源类型出现由高碳向低碳、非碳转变趋势。”邹才能说,目前世界正处于油气向新能源的转换期,迈入石油、煤炭、天然气和新能源“四分天下”新时代。石油占世界能源消费总量的34%、煤炭占28%、天然气占24%、新能源占14%。

  邹才能认为,四类主体能源类型分别进入新时期:煤炭发展进入“转型期”,石油发展迈入“稳定期”,天然气发展步入“鼎盛期”,新能源发展渐入“黄金期”。

  数据显示,全球已探明煤炭地质储量1.14万亿吨,可供开采150年以上;全球石油剩余可采储量2392亿吨,天然气探明剩余可采储量193万亿方。近半个世纪以来,全球天然气探明储量超过石油,已探明储量可供开采超过50年。

  “预计全球将在本世纪中叶进入天然气时代,2030年天然气消费量将超越煤炭,2040年超越石油,成为向低碳以及非化石能源发展必经之路。”邹才能说,正如今年9月份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召开的世界天然气技术大会上的定位一样,天然气将成为新能源发展的伴行伙伴。

  多煤、缺油、少气是我国客观存在的能源条件。推广使用清洁高效的天然气,首先要考虑气源应该从哪里来?从哪里来更安全、更经济?

  邹才能认为,在未来全球天然气增长领域中,“一带一路”区域是我国天然气增储上产的合作重点,是保障能源安全的主体区域。截至目前,“一带一路”区域发现气田6606个,可采储量221万亿方,占全球天然气新发现量的71%,其中90%分布在俄罗斯、伊朗等11个国家中。

  邹才能建议,油公司应深度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打造“一带一路”油气合作升级版,在稳步扩大合作领域和规模的同时,更加注重效益发展和风险防控;坚持生产经营与资本运营并重,积极探索并购重组、战略协作、金融运作等方式,发挥资本聚集和放大效应。

  “油气向新能源的第三次能源转换正在进行时,为中国能源“弯道超车”创造了机遇和条件。”邹才能说。

  全球能源消费结构中新能源占比不断增加,2017年全球一次能源消费135亿吨油当量中,新能源为21亿吨油当量,占15.9%,同比增速4%。其中,中国新能源消费4.27亿吨油当量,占全球21%,同比增速8.3%。

  “加强新能源科技攻关已成共识,新能源革命到来的速度可能超过预期,”邹才能说,政策与经济特别是新能源发电成本降低和电池储能技术的突破,将强力推动新能源时代的来临。新能源成为主体消费能源是必然趋势和必须选择。

  全球能源转型背景下的中国能源革命势在必行,“一大三小”的中国特有结构,必将迈向煤炭、油气、新能源“三足鼎立”新格局。中国煤炭占能源生产总量的70%、石油占8%、天然气占5%,新能源占17%,迥异于世界“四分天下”的能源格局。

  我国能源转型已经来临,生产与消费结构调整正朝规划发展情景推进,总体呈现“减煤稳油增气、发展新能源”的态势。邹才能认为,要大力支持国家供给侧改革、能源结构调整、环保政策约束、价格机制调整、“一带一路”跨区域合作、新型城镇化等一系列重大举措,促进煤炭生产利用持续调减。

  能源安全是国家能源战略制定的基准线。当前,油气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新能源领域未来支柱产业雾里看花、煤炭清洁化利用迫在眉睫成为中国能源革命中面临的“三大挑战”。

  自2010年以来,国内原油产量维持在2亿吨左右,天然气产量从950亿方快速上升至1495亿方,总体呈现稳油增气的态势。国内油气产量无法满足消费需求,2017年原油对外依存度达67.2%,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达39.4%。

  邹才能认为,需设定油气“安全消费峰值”预警天花板,建立油气对外依存度限制在“两个70%”左右天花板机制,以保障国家能源战略安全。

  邹才能建议,实施“绿色能源战略”,加快发展天然气与水合物;实施“绿色升级战略”,加快发展煤制气和制氢产业;实施“绿色科技战略”,加快发展新能源技术,奋力推动“五个生产革命”。实施“天然气生产革命”,加快发展天然气,实施地下“煤制气生产革命”,加快煤炭清洁化利用,实施“水合物生产革命”,加快拓展天然气供应空间,实施“氢气生产革命”,加快与油气基础建设融合,实施“新能源技术革命”,加快向清洁能源转型。